上一篇 下一篇

最近老是做梦,睡眠质量堪忧



这是我第二次梦到一群人,加上我一共11个,因为被世界本身盯上了陷入了某种轮回。我们之前共同经历了某件事或者只是知道了某件事,现在正在一个一个的被抹杀。我亲眼看着一对夫妇被认识的一个女性击打头部致死,用的是划小筏子的船桨。老实说我觉得我整晚在经历的实际上都是这些个人的死法,要么就是在旁观,只剩下两个人的时候我的心态已经快崩了

所以在路边看到了方丈一样的人我就上去搭话了。喂?大佬信佛吗?您看我还能救不??那个方丈三四十岁,一副现代人的模样,一点都没有我想象中老人的慈祥,我甚至给他幻视了一副眼镜出来。方丈说我的运势大凶,然后建议我保持身心愉快多运动,我呸。我是快死了的那种大凶,我开始暴躁了,我觉得光是用眼神不足以干掉那个狗屁和尚,还是打一顿更直接。

然后我就看到了之前在一个空旷的大宅子里遇见的一个浅金色头发的小男孩走了过来,我没找到机会动手。他在那个大宅子里面独居,兴趣是肢解,家里放着很多黑白相册和刀具,我之前到那个宅子的时候和他进行了非常友善的交流。他过来和我讲了几句话,我就跟着他一起走了,这次是去了他待着的孤儿院里。我觉得他人真是太好了,尽管心理不正常,长大了一定是一个反社会分子,但是他对我始终很友好,乐意和我分享一些有的没的。虽然看上去顶多十二岁但是是个稳重的人,我说他和别人不一样,是因为他是个用脑子思考的精神病人,而且头脑清醒,这让人特别安心,我觉得反正我都快要死了,就算他要杀我都没有关系了,好歹比被世界给清除出去更加有尊严。

后来我们又遇到了他的弟弟,奇怪的是他们分开住,他的弟弟我也是见过的,黑色的头发,据他哥哥说他九岁。之前他想要让我尝试被烧死,比起他哥哥来他情绪更加不稳定,非常暴躁。我突然就非常不想死了,我还想和小男孩一起玩,还不想被做成叉烧,而且我觉得被一刀捅死更加好些。求生的本能让我使出了高超的演技,这一波赚大了,因为他弟弟很容易就被哄好了,哄好了就开始听话了,并没有要搞死我的意思,虽然他还是很暴躁,然后我收获了另外一个小跟班。

然后世界线好像因为之前没有发生过的事情被修改了,第一次的时候并没有梦到这里就醒了,也就是说现在我应该不会再被世界的车轮给碾死了。虽然我好像忽略了那个小男孩画了的咒文一样的东西,不过我根本不在意,他们简直是他妈的天使,就算要杀人要干嘛都无所谓了,天使杀人能说是犯罪吗











┗=͟͟͞͞( ˙∀˙)=͟͟͞͞┛
那两个小男孩真的好黏人,像是在谈恋爱一样,但他们不是小奶狗,我拒绝这种称呼。他们比那什么成年人还懂事,脑子里想的也是怎么把谁谁谁拖进屋子里砍了。醒的时候还想着小男孩们抱着我的手臂,好幸福啊,我以前不是这样的,我没有那么喜欢小男孩的,太可怕了

评论
热度(3)
©允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