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下一篇
夏虫

随便写写,只是一个脑洞





“我以后再也不唱了,”她平平淡淡的说着,“也不再用我的手了,不管是作画还是奏乐,都不会再有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深不见底的眼睛里好像有一点亮光,是他曾经见过的。在很久之前,在他被淹没在大都市灰色的人群和雨幕中的时候,撞进他眼睛里的瓶子里的光,他想起了那可怜的虫子在夏夜最后的挣扎。

“我就在这里等着,在这样的人间再等上几百年。“

ーー等我呼吸停止的那一天。

然后她笑了起来。

最后的最后,他想道,毕竟他们都只是微不足道的虫子罢了。

评论
热度(5)
©允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