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下一页
最近老是做梦,睡眠质量堪忧这是我第二次梦到一群人,加上我一共11个,因为被世界本身盯上了陷入了某种轮回。我们之前共同经历了某件事或者只是知道了某件事,现在正在一个一个的被抹杀。我亲眼看着一对夫妇被认识的一个女性击打头部致死,用的是划小筏子的船桨。老实说我觉得我整晚在经历的实际上都是这些个人的死法,要么就是在旁观,只剩下两个人的时候我的心态已经快崩了所以在路边看到了方丈一样的人我就上去搭话了。喂?大佬信佛吗?您看我还能救不??那个方丈三四十岁,一副现代人的模样,一点都没有我想象中老人的慈祥,我甚至给他幻视了一副眼镜出来。方丈说我的运势大凶,然后建议我保持身心愉快多运动,我呸。我是快死了的那种大凶... 3
溺亡 上接 发生在夏虫之前的事太喜欢零系列了所以写了日上山,改了一点点设定 牢屋是很静的,尽管里面存在的数十口人确实是正在交头接耳,那蛆虫的老爹更是肆无忌惮的在这偌大的空间里冲撞,她也只是听到了前方两三米传来的呼吸声。她默数着时间,也许他们都在。四分二十四秒。牢屋正中间一尊用花岗岩雕琢的放满温水的水槽里已经有了浓重的颜色,几乎看不清有多深,也快看不到里面的东西了。湿气在这空间里肆意弥漫,她觉得这甚至放大了关节发出的悲鸣。“时间还有很多,”面前的那个男人开了口,声音有些沉闷。他像是很无意的歪了一下头,额前被打湿的发丝便有一缕垂了下来。“你可以继续说。告诉我日上山夕阳的模样吧。”她这才如... 1 5
夏虫 随便写写,只是一个脑洞“我以后再也不唱了,”她平平淡淡的说着,“也不再用我的手了,不管是作画还是奏乐,都不会再有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深不见底的眼睛里好像有一点亮光,是他曾经见过的。在很久之前,在他被淹没在大都市灰色的人群和雨幕中的时候,撞进他眼睛里的瓶子里的光,他想起了那可怜的虫子在夏夜最后的挣扎。“我就在这里等着,在这样的人间再等上几百年。“ーー等我呼吸停止的那一天。然后她笑了起来。最后的最后,他想道,毕竟他们都只是微不足道的虫子罢了。 5
©允曦 | Powered by LOFTER